當前位置:言情HK > 《別來無恙—神的禮物》 > 第九章

《別來無恙—神的禮物》第九章by 郑媛

恩熙走出餐廳門外,一擡頭就看到謀仲棠與他的車子。

「我媽真的來找妳了。」他爲她打開車門。

恩熙走到他面前。「你怎麼會知道我來這裏?」

「妳的電話有錄音。」

她恍然大悟。「你聽過我的電話?」

「飯店都有這樣的設備。」他道:「只是不常用而已。」

「雖然你是總經理,但是不應該聽我的電話。」

「上班時間不能接私人電話,除非是爲公事,既然爲公事,我就沒有任何不能知道的事。」這是他的邏輯。

恩熙調頭,徑自往飯店走。

「不上車?」他喊。

三秒鍾後,他追上去。「不要爲小事跟我生氣!」他捉住她的手腕。

「這不是小事。」她不同意。

「難道是大事?」

「這是私事,你不能聽我的私人電話,這樣會讓我覺得很沒有安全感。」

「在飯店聽私人電話本來就是妳不對。」他堅持。

她瞪著他。

兩人就僵在馬路上。

「有的時候。」謀仲棠沈下聲,低嗄地說:個我真的希望妳柔順一點。」

「你希望的那個人不存在,要求這種事並不公平。」她對他說。

「好,Allright。」他放手。「公平,一世紀來女人追求的時尚。」他咧開嘴。

「這不是時尚。」

「對,不是時尚,是男人跟女人分手的肇因。」

她瞪著他。「你很大男人主義。」

「如果我很大男人主義,妳又堅持公平,我們之間就永無甯日。」

恩熙沈默。

「某些方面男人讓女人,某些方面女人倚靠男人,這就是愛情。」他說。

「你說的話很多女人不會同意。」

「愛情本來就不理性,所以不必所有的人都同意,如果要一致表決通過,那就可以立愛情憲法。」他一本正經。

恩熙突然笑出來。

「笑什麼?我現在很嚴肅在跟妳說話。」

「你的態度很嚴肅,可是說的話很好笑。」

「好笑?」他瞇起眼。「好,我讓妳,用女人的觀點恥笑男人的分析。」

恩熙打量他。「我突然發現你很狡猾。」

謀仲棠咧開嘴。「因爲跟妳說話要很小心,李恩熙小姐。」

她瞪著他。

他牽起她的手。「上車。」

恩熙不再抗拒。

「我母親說服妳改變心意了?」在車上,他突然問她。

恩熙沈默了兩秒。「無論如何,我已經決定的事就會堅持下去。」然後回答。

謀仲棠抿起嘴。「有多堅持?」

她回頭看他。「你想問什麼?」

「我母親不會放棄。」

「那麼你呢?你也會很堅持嗎?」

他看她一眼。

「董事長夫人告訴我,你很有女人緣,等時間久了我們之間沒有新鮮感,你很快就會忘記我。」

「妳希望我反駁我母親的話?」

恩熙搖頭。「我只是想告訴你,我回答董事長夫人的答案。」

謀仲棠盯著前方擋風玻璃。「妳的答案是什麼?」

她頓了頓,然後緩緩地說:「兩個人在一起,只要曾經真心對待彼此,以後就算分開也沒有關系。」

他平穩地開車。

「你沒有話說嗎?」她問他。

「我同意妳的說法。」這是他的回答。

回飯店的路程很短,車子很快就開回飯店。

恩熙下車後,謀仲棠對她說:「妳先回辦公室,我還有事。」

她站在飯店門口,目送他駕車離開。

好象,他們之間有默契。

她的選擇不被祝福,每個人都在阻止……那是因爲人們總以爲,天長地久是常理,分手是遺憾。

然而,每一段感情都會分手,再恩愛的兩個人也會因爲世事無常而被迫分開。

更何況……

有的時候,愛情其實只是一段很短的過程。

她是在無意中,因爲姜羽娴的緣故而說出這種話。

然而謀仲棠……

他早就已經明白這個道理。

言情HK言情HK言情HK言情HK言情HK言情HK言情HK言情HK

當天下午,姜羽娴被氣得坐在車子上發抖。

她從來沒有這麼挫折過,就算當年丈夫不要這個家庭,她也沒這麼不舒服過,那個時候她雖然常常發脾氣,但有很多方法可以發泄,可是現在被一個年紀輕輕、什麼都不是的女孩子三番兩次冒犯,真的讓她很忿怒!

姜羽娴坐在車上,氣得咬斷自己精心保養的指甲,直到指甲都被咬壞,她一氣之下,沖動地從皮包裏拿出手機撥電話--

「喂?雲佳嗎?」她一定要找個人訴苦,不然她真的會氣死!

「是謀夫人嗎?」張雲佳馬上認出姜羽娴的聲音。

「是啊,我現在可不可以到妳家找妳?」姜羽娴問。

「噢,當然可以。」

「現在路上塞車,那我大概三十分鍾俊到。」

「好,我等您。」

姜羽娴合上手機。「你盡量開快一點。」她吩咐司機。

「是。」

車子開往宋牧橋與張雲佳的住處。

言情HK言情HK言情HK言情HK言情HK言情HK言情HK言情HK

其實,如果非必要,姜羽娴並不想到宋家。

丈夫不喜歡她到處串門子是原因之一,另外還有一個她不想到宋家的理由……

「夫人,您來了!」張雲佳親自站在門口等車。

「是,不好意思,妳還出來接我。」一看到張雲佳,姜羽娴勉強露出笑容。

「沒關系。」張雲佳笑盈盈地把姜羽娴迎進門。

「夫人您喝果汁還是茶?」

「茶就可以了。」

「好。」張雲佳吩咐傭人:「給夫人泡一杯好茶。」

姜羽娴環顧宋家,這是她第一次到這裏。

「您吃過中飯了嗎?」張雲佳問。

姜羽娴想到在餐廳不愉快的經驗,臉上就沒了笑容。「沒有。」她撇撇嘴,對張雲佳說:「我不餓,剛才已經被氣飽了。」

「怎麼回事啊?」

「剛才我找李恩熙那個女孩談判,結果把我氣得一肚子火!」

張雲佳瞪大眼睛。「她對您很沒禮貌嗎?」

姜羽娴垂下眼,想到就生氣。「她啊--」

話末說完,突然有人下樓。

宋牧橋一下樓看到訪客,愣了一下。

「牧橋,你下樓正好,謀夫人來我們家了。」張雲佳對丈夫說。

「呃,你好。」姜羽娴垂下眼,顯然有點失措。

她沒想到,白天宋牧橋會在家裏。

回過神後,宋牧橋走下樓。「妳好,好久不見了。」他看著姜羽娴說。

「是呀!」姜羽娴卻回避他的目光。

「喔,對了,你們好象是學長和學妹的關系是嗎?因爲牧橋和謀董事長是同校系的同學,所以夫人跟牧橋很早就認識了。」張雲佳笑著說,沒察覺兩人的異樣。

「嗯。」

..本章未完,請進入下一節繼續閱讀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