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言情HK > 《狂情暴君》 > 第三章

《狂情暴君》第三章by 郑媛

當天夜裏,宣瑾就和喀隆拿著奪到手的反清名冊,先行北上複命,蘭欣則在三日後,和一名姓陳的管事動身前往京城。

路上陳管事告訴她,貝勒爺趕著回京是奉了聖命,據說是和貝勒爺這趟下江南的目的有關。

到了京城,陳管事將蘭欣送進和碩怡親王府後,便回轉江南,他這趟上京城,是特地爲貝勒爺送女人來的。

蘭欣到了王府後,被安排住進南苑的煙水閣。煙水閣裏總共住了十數名女子,個個貌美賽花、體態婀娜,她們全都是和碩怡親王府大阿哥』宣瑾貝勒的侍妾。

蘭欣一住進煙水閣,就被告知自己的身分。

在煙水閣裏有嚴明的階級之分。若是自個兒有奴仆侍候,住的地方又舒適敞亮的是「妾」,像蘭欣這樣,內務得自己整理,住的地方又窄小隂暗的,只是個『侍寢』。

二者相同之處在于,無論是妾或侍寢,都只是等著宣瑾召喚。替他暖床的女人,不同之處只在于受寵的程度。

蘭欣自從住進煙水閣裏,一晃眼已過了半個多月,宣瑾並未召她侍寢,倒是每夜會召喚閣裏其它『姊妹』陪寢。

這樣日子一點點過去,蘭欣沒有見到宣瑾。慢慢地,她明白了『侍寢』的涵義,講明白些,是比『妾』還不如,只是專供貝勒爺發泄精力的女人,看清了自己的處境,蘭欣才想明白,那日在聽泉居,宣瑾說了會『好好疼她』的涵義。

又過了半個多月,宣瑾也不曾召她入房陪寢,她想,他是忘記她了。這樣也好,時時聽閣裏其它『姊妹』們說到貝勒爺的勇猛,每回她總是臉紅心跳,回想起那日在聽泉居,宣瑾對她做的事……她害怕他粗蠻的力氣與邪魅的狂肆。

可宣瑾始終不曾召喚蘭欣。這也難怪,蘭欣不像別的『姊妹』們,懂得使銀子給侍候貝勒爺就寢的隨從,讓他們在貝勒爺跟前提到自個兒的名字。

事實上,蘭欣也沒多余的銀子可使。貝勒爺還未曾召她入房陪寢,賞賜自然輪不到她頭上,至于按例發的月饷,一分一角她皆舍不得花用,總想著若有機會,能托人將攢下的銀子帶回給老爹他們。

來到王府一個多月,蘭欣幾乎每天無所事事。有一日廚房裏病了名幫傭的雇工,廚房大娘忙得沒轍,管煙水閣的魏嬷嬷知道了,就來問蘭欣願不願意去廚房幫忙,橫豎貝勒爺是不會點召她了。

蘭欣很高興地答應了。在廚房裏幫傭,她既能學到本事,又能多攢些銀子。有這樣的機會,她十分感激。

在廚房幫忙了個把月,管廚房的胡大娘見蘭欣既肯吃苦又勤快,心下很是憐惜,這般花朵兒似的柔弱姑娘,竟能幹得下這種苦熱煎熬的粗活,便開始將自個的拿手絕藝傳授給蘭欣。蘭欣心思聰慧又十分好學,不多久就將胡大娘的手藝學了個七、八成。

這日,在明心樓侍候的人來廚房傳話,說是大阿哥要人送幾樣點心到房裏,胡大娘便想起了蘭欣。

『咱們這兒都是些粗手粗腳的丫頭,全是上不得擡面的!也就這麼一次,大阿哥要咱們送點心到他房裏,我瞧就你去最合適了!何況你是大阿哥的小妾,你若不去,咱們誰還能去?』胡大娘道。

『大娘,我不是貝勒爺的小妾,只是侍寢……』

『不都是大阿哥房裏人,有什麼差別;胡大娘打斷蘭欣的話。

『就這麼說定了,等點心一蒸好,你替大娘跑這一趟;明心樓是宣瑾住的地方,蘭欣明白胡大娘是好心在替她製造機會。

可蘭欣從沒敢著望什麼,現在她的日子過得很充實,如果貝勒爺要了她,也許她就不能再上廚房幫忙了…到時候即使她想來,煙水閣的魏嬷嬷也不許的。

『別再猶豫了,你總不能一直待在我道兒當廚工,就這麼埋沒一輩子。』胡大娘看穿蘭欣的顧,苦口婆心地勸她。

『女人的青春有限,趁著你還年輕,又生得這般好模樣,正經該學的是侍候貝勒爺的本事!若能討得貝勒爺歡心,讓爺寵你,往後的日子會輕松快活許多,說不准還能說動爺,把你在江南的親人也接過來享福;蘭欣卻不敢想得這麼多,這麼遠。

住在煙水閣裏的女子,有誰不希望得到貝勒爺寵愛,登上枝頭當鳳凰?蘭欣不覺得自己外在條件能比她們出色多少,就算貝勒爺喜歡她,等到膩了之後,又不斷有許多女人會遞補上她的位置。

『蘭欣,你就當是幫大娘一個忙,替大娘送點心到明心樓去罷;胡大娘動之以情。

『大娘……』蘭欣垂下臉,終于輕輕點頭。『我會把點心送去的,你別擔心了。』貝勒爺不見得還記著她,她也不再多想了。

『那就好,你可幫了大娘我一個大忙;胡大娘笑呵呵的,總算說動了蘭欣。

『大娘……我可以幫著做一、兩樣點心嗎?』蘭欣羞怯地問。

『當然成;胡大娘笑道。『你想親手做兩樣點心,讓貝勒爺嘗鮮吧?』蘭欣小臉倏地生紅,胡大娘說中了她的心事。

雖然她是宣瑾的侍妾,在宣瑾心中毫無重量,但是她也不敢奢求些什麼,只希望他能嘗嘗自己剛學會做的點心。

「來罷,大娘教你兩樣新鮮的,保證讓貝勒爺贊不絕口!」胡大娘一語雙關。

「謝謝你,大娘。」

蘭欣感激地望著胡大娘,巴掌大的小臉知足、羞怯,柔弱纖細得惹人憐。

胡大娘見此,卻暗自在心中歎了口氣。這麼淳樸、容易滿足的孩子,爲什麼這般命苦,來到王府裏,當一名陪主子上床的侍妾?若是得寵了還能,可卻偏偏……唉!

『同大娘還客氣些什麼?傻孩子;胡大娘將感歎埋在心底。

她在王府裏工作了大半輩子,像蘭欣這樣命運的女子也看多了,知道侍妾就算得寵了也不長久,很快爺們就會玩膩了,蘭欣往後的命運可想而知!

胡大娘雖然樂觀地安慰她,心底卻爲蘭欣可預知的命運歎息。

傍晚,蘭欣手裏提著點心籃子,照大娘的吩咐,把點心送到明心樓去。

由于怡親王府實在太大了,蘭欣走迷了路,路上又沒有半個奴婢、下人經過,她正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,擡眼忽見喀隆朝她的方向而來。

『喀隆大人;蘭欣奔向前叫住喀隆,她已經知道喀隆是跟在宣瑾身邊的一等侍衛。

『蘭欣姑娘?』乍見蘭欣,喀隆有些意外,他還記得這個楚楚可憐的賣唱小姑娘,也知道貝勒爺花五百兩銀子買下她的事,只是這會兒她怎麼會往王府的內苑裏亂逛?

『喀隆大人,我迷路了,你可不可以告訴我,宣謹貝勒爺住的明心樓在什麼地方?』

『你不知道明心樓在什麼地方?』難不成她來王府兩個多月,貝勒爺還沒點召過她?

「嗯。」蘭欣點點頭。

喀隆猶豫了一下,又道:『蘭欣姑娘,你問明心樓做什麼?』貝勒爺今晚若是點召她,自然會有人替她帶路,若非貝勒爺點她入房陪寢,依蘭欣的身分,王府裏頭,她是不能隨便亂問的。

..本章未完,請進入下一節繼續閱讀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