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言情HK > 《狂情暴君》 > 第四章

《狂情暴君》第四章by 郑媛

『昨兒個傍晚,你在明心樓受氣了?』王府裏人多口雜,胡大娘也不知哪兒聽來的消息,得知昨日蘭欣送點心到明心樓挨罵的事,今兒個一清早,蘭欣來幫工時就問她。

「是我自個兒手笨,一點小事都做不好,還砸了大娘做的點心。』蘭欣帶著歉意。

胡大娘歎了口氣,皺起眉頭。『這事該怪我不好,是我老糊塗了,也沒問清楚來討點心的主子是誰,一聽到送去明心樓就以爲是大阿哥,才害你平白去受這場冤枉氣;

『沒的事,大娘,我沒受什麼氣。』蘭欣微笑著搖頭。

『你這孩子就是這樣!淨會安慰人、替人著想,難怪我聽魏嬷嬷說,你住在煙水閣裏,受了不少委曲;蘭欣沒說話,只是微笑著幹活,忙碌地掀開一籠剛蒸好的饅頭,熱騰騰的蒸氣直撲上來,她忙著把一籠飽滿白胖的饅頭分別擱到碟子上頭。

『小心啊,燙手呐;胡大娘叮咛著,也過來幫忙。『你別以爲我不知道,那靜芝格格可是出了名的難侍候,底下侍候的人一個惹她不順意,不是打了就是罵!』

胡大娘搖搖頭,忍不住壓低聲音嘀咕。『不是咱們府裏的主子,架子倒端得比誰都大,活像這府裏下人全都歸她管似的;

『靜芝格格,她不是王府裏的人嗎?』

『咱們王府裏是有個格格,卻是叫貞儀格格,可不是她這冒牌的靜芝格格;胡大娘『啐』了聲,撇撇嘴接著道:『這靜芝格格的姨母,是咱們府裏五阿哥的額娘,也就是老王爺的側福晉,喜慶福晉。靜芝格格從小沒了爹娘,被喜慶福晉接來府裏住,老王爺可憐她是孤兒,要底下人跟著咱們貞儀格格一並喊她『格格],誰知她還當真以爲自個兒是個格格,慣得忘了自個兒是什麼出身;

『她……靜芝格格,也住在明心樓嗎?』蘭欣退疑地問,這個問題憋在她心口已有一夜。如果靜芝格格真是住在明心樓,那麼她對宣瑾的意義必定是特別的。

『啐;胡大娘又啐了一聲,這聲明顯不屑。『明心樓是大阿哥的地方,她哪裏能住得進去!還不是自個兒死纏著貝勒爺,妄想當上咱們大阿哥的少福晉;

『如果貝勒爺喜歡她,那是有可能的……』

『門兒也沒有!老王爺頭一個不允許;胡大娘又壓低了聲,悄悄地說道:『就說喜慶福晉也不過是個側福晉,又生了個不爭氣的五阿哥,說得難聽些,那靜芝是外來的女人,靠的是不中用的親戚,講明白點,她不過是在王府裏吃閑飯的,她配得起咱們大阿哥嗎?』蘭欣沈默下來。沒再說什麼。

要說不配,她又是一名在酒樓賣唱的女子,能進到王府裏來,當上宣瑾的侍妾,才該是夠不上格的。在江南時,他若不是急著趕回京城,也許就不會將她帶回王府來了。

『我瞧往後找他別給你出鬼主意了;胡大娘見蘭欣不說話,又自顧自地往下說。

『服侍爺們,實在也不見得就是個好出路。我看你在我這兒做得挺好,你來府裏這許多天,大阿哥也沒召你陪寢過,說不定早忘了你這麼個人,不如你就安心在我這兒做下去,再過些日子我同魏嬷嬷商量、商量,想個法子讓你換到廚房來。』

『可以嗎,大娘?』蘭欣是願意的。她不懂得爭寵,宣瑾也早已把她忘了,現在她只希望能多攢些銀子,托喀隆大人的親戚送到江南給老爹。

『當然成,只要貝勒爺別想起你就成了!」胡大娘保證。

『嘿。』蘭欣輕輕地點頭,晦澀地微笑。『那就行了,昨天貝勒爺也沒認出我……』蘭欣告訴自己,現在的待遇已經好得太多了。至少她不必再抛頭露面在酒偻裏賣唱,也能攢下不少銀子。

至于不該想的,就別再去想了。

一整日在廚房裏忙碌,直到近黃昏的時候,蘭欣才得空閑。回到自己房裏,她拿出幹淨的衣物擱在木盆裏,拖著疲憊的腳步走出煙水閣,往南邊的小徑而去。

走了好一會兒,經過一片茂密的楓樹林,她離開小徑,拐入林子裏,循著幾棵她做上記號的楓樹,又走了一大段路,來到楓林深處,前面出現一座冒著熱氣的天然溫泉池。

一看到池水,蘭欣呼了口氣,快步奔到池邊興當地掬起溫熱、幹淨的泉水。

這座天然的溫泉小池,是她進王府不久就發現的。那時她還沒在廚房裏幫忙,整日無所事事,王府裏又不准亂闖,她無意間發現這座人迹罕至的楓樹林,才把這兒當成散心的好地方,也因爲這樣,才會發現這座溫泉池。

可是自從她到廚房幫工後,已經忙得沒時間到楓林來散步,今天會再到這兒來,是因爲肋骨那一大片慘不忍睹的瘀傷。她希望能借著泡溫泉池水盡快治好,廚房裏的工重繁重,她身上有傷,夜裏又睡不好,這麼下去實在不是辦法。

蘭欣在池邊擱下木桶,雖然明知這兒不可能有人來,她還是羞怯地四處張望了一番,才慢慢脫下自個兒的衣棠,小心地疊好,放在池邊。只因爲這麼大著膽子泡溫泉水,她還是頭一回做。

蘭欣穿著亵衣和亵褲,腳丫子伸進溫泉水裏,試了試水溫。水有些燙,她坐在池邊,慢慢滑進池子。水深剛巧淹沒她的胸部,暖暖地包圍住她玲珑妙曼的身子。

她小心翼翼地潑著水,淋濕冰涼的頸子,白哲的肌膚漸漸染上一層誘人的玫瑰紅色,潔白溫潤的同體四周飄散著氤氲的蒸氣,在暈黃蕩金的夕陽下,美得猶如出水的仙子……宣瑾藏身在楓樹後,見到的就是這麼一幅如夢似幻的美女入浴圖。

他有如著了魔,兩眼直直盯住池中的美人,一步步接近蘭欣的背後。

等蘭欣終于聽到腳步聲,驚恐地轉過臉,與宣瑾四目交接時,他已逼近池邊。

見到是宣瑾,蘭欣茂愕地張著小嘴,瞪大眼怔然地與他對望,她已驚得失去了反應。

宣瑾眯起眼,瞪住眼前那張被熱水蒸紅的小臉,半晌後,才從口中吐出兩個字。

『是你;是她,那個他從江南買回來的小美人兒!

宣瑾撇嘴邪笑,他幾乎把她給忘了!

這兩個字卻將蘭欣從魔咒中震醒,她倏地低下小臉。突兀而明顯地似要掩飾些什麼。

『擡起臉來,讓我瞧瞧你;宣瑾低垂地命令。語氣雖溫柔,卻也霸氣。

蘭欣心慌了……不,她不能擡起臉來,不能……

『把臉擡起來;宣瑾沈下聲,重說一遍。

蘭欣瑟縮了一下,不自覺地往後退,直到身子抵在池邊,她仍然心慌地低垂著臉,直到聽見重物落水的濺水聲』她心一窒,猛地擡起臉,看到宣瑾已脫去外袍,打著赤膊下水,正一步步朝她逼近。

蘭欣一慌,下意識轉身想離開池子,宣瑾長臂一伸將她抓下水,壓製在池邊。

『想逃去哪兒?』他捏住蘭欣瘦小的下巴,不悅地質問。

『我……冒犯了貝勒爺,所以……』蘭欣結結巴巴地,說不出完整的句子,她垂下眼,不敢迎視他噬人的目光。

『住嘴

..本章未完,請進入下一節繼續閱讀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