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言情HK > 《狂情暴君》 > 第八章

《狂情暴君》第八章by 郑媛

在巡夜的張永發現蘭欣和貞儀格格當夜,這事就鬧開了。

貞儀格格昏迷不醒,和碩怡親王和福晉守在愛女床榻邊憂急如焚,福晉更是數度昏厥過去。于是查問這件怪事的工作就落到宣瑾身上,另一個理由,則是因爲倒在貞儀身旁的蘭欣,曾經是宣瑾的侍妾。

蘭欣和貞儀一樣,仍然昏迷未醒,她雖然失血過多,孩子卻奇迹似地保住了。

宣瑾原要等蘭欣醒來,再審問她經過詳情,住在蘭欣隔壁的王大嬸,卻主動說出當晚徐奶娘叫蘭欣到大廳去的事。

宣瑾于是先訊問徐奶娘,徐奶娘回答確有其事,是因爲府裏人手不足,才會調蘭欣掃大廳,事前卻不知道蘭欣已經懷有身孕之事。

徐奶姨聲稱,她吩咐完蘭欣該做的事後就離去了,沒料到她會自個兒爬到高處去,以致從椅子上摔下來,至于貞儀格格,她離去時大廳只剩蘭欣一人,當時貞儀並不在場。

徐奶娘又加油添醋地道,常見蘭欣工作時毫無顧忌地爬上爬下,或浸在冰冷的溪水裏洗衣,可能她自己也不知道有孕,所以才會這般不保重身體!

宣瑾瞧了徐奶娘的片面之辭只是面無表情。

如同在泥沼中掙紮著爬上岸,蘭欣奮力睜開沈重的眼皮,清醒那一刻,幾近虛脫的疲累感彌漫在四肢百涵…『醒了?』耳邊傳來宣瑾的聲音。

蘭欣眨眨眼,確定自己是躺在下人房的小屋床上,那麼,她爲什麼會聽到宣瑾的聲音?

慢慢轉過臉,她望進宣謹冷凝的雙眼中。

她好象……好久好久……沒見到他了。是在作夢嗎?

『我……你爲什麼在這兒?』話才問出口,蘭欣立刻警覺自己措辭的不當!

她該喚宣瑾『貝勒爺』,而不是『你』,宣瑾曾經警告過自己,爲什麼自己總是記不住?

『只要在和碩怡親王府的管轄範圍內,我愛上哪兒就上哪兒;宣瑾沒糾正她的措辭,僅是寒著臉,口氣硬冷地回答她。

『嗯。』蘭欣點點頭,疑惑地凝視宣瑾冷繃的俊顔。

她突然想起昨晚從椅子上跌下的事!

『想起發生什麼事了?』看見蘭欣瘦削的小臉閃過一絲驚慌,宣瑾冷笑,慢條斯理地質問。

他知道---她懷孕的事了?!

蘭欣的驚慌起因于害怕一旦宣瑾知道她有孕,就意味著孩子隨時會被打掉。

『你……貝勒爺,您知道我……那……』她問不出口。

萬一宣瑾還不知道呢?

『知道什麼?你懷了身孕的事?』宣瑾冷冷地替她把話問完。

她會有孕並不意外,當初他要劉平到煙水閣拿給她喝的根本是補葯,而非葯湯。至于爲什麼這麼做…宣瑾他一直不願正視理由。

蘭欣臉色倏地慘白…他真的知道了!

「原來你早知道自己已經懷有身孕!」宣瑾誤解了蘭欣的反應,他握緊拳頭,臉色更寒』徐奶娘的話猶在耳際。

她早知懷有身孕,卻仍然爬上爬下地工作,身子浸在冰冷的溪水裏洗衣!

她分明不想要肚子裏的孩子!不。她不想要的,是『他的』孩子!

「我知道,可是……」

『可是你不想要孩子;宣瑾打斷蘭欣的話,張狂的怒氣陡升。『我早就說過,如果你懷了胎,我也會要你打掉他,你以爲自己是誰?我會要你生下的孩子嗎?

你趁早說出懷了胎的事實,這孩子早就不存在,你也不必處心積慮地想流掉他;蘭欣睜大眼,呆望著宣瑾扭曲的臉孔,不明白他話中的意思,更害怕他話裏仍舊強調要打掉孩子的可怕事實。

『我……不是,我不要…』

『無須一再強調你不要孩子;宣瑾自房內唯一的一張椅子上站起身,猛力地甩撣衣擺

『放心!這個孩子我絕不想要;不等蘭欣回話,他已轉身往房門外邁去,直走到門口,他又突然轉身,冷例的目光瞅住蘭欣。

『至于你,涉嫌謀殺貞儀格格!

在真相大白之前你就待在王府的地牢裏,等我遣人訊問你後,自然會有人把墮胎葯送到地牢讓你喝下;宣瑾原想親自訊問她。但此刻他不確定,若多待在這房裏一刻,他會不會失手殺了她!

她竟膽敢不要他的孩子!

她竟敢!

從一開始的一再抗拒,到如今---得不到她的心,他只想毀了她!

可他卻該死的對她下不了手!

該死!

蘭欣怔然地看著宣瑾狂怒地離去。

宜瑾最後一句話如回音般,不斷在蘭欣耳邊重複迥蕩---有人會把墮胎葯送到地牢讓你喝下!

『不!不要!我不喝葯……不喝葯……』蘭欣淒惶地喃喃自語。

之後有人把她從床上揪下,拖到王府的地牢,關進寒冷、肮髒的大牢裏,她都無知無覺。

她只記得宣瑾離去時,抛下絕情的話……只記得她不喝葯……她要她的孩子。

蘭欣被關進地牢裏已經三天了。

三天來她卷縮在地牢的同一個角落,不睡、不動,也不吃東西。

第三天傍晚,喀隆來看她,驚見她的瘦弱,織小的骨架支撐清瘦的軀體,半點不像懷有三個多月身孕的模樣。

『喀隆大人,你也是來訊問我的嗎?』見著喀隆,蘭欣淺淺微笑,笑容裏卻了無笑忘,盡是淒澀。

『我該說的都說了,那晚徐奶娘要我爬到椅子上清屋梁,突然我腳下的椅子一個不穩,我就跌下不省人事了,我真的沒有謀害貞儀格格……』蘭欣說著三日來重複被訊問上百次的話,到最後已近乎哺哺自語,眼光也迷離渙散。

『我不是來訊問你的,蘭欣姑娘。』喀隆蹲在蘭欣面前,見她憔悴的模樣,心底隱隱作痛。「我是來看你的。」

『你有心啦,謝謝你,喀隆大人……』蘭欣望著喀隆,眸光飄忽,不一會兒就垂下臉去,不再看喀攏

喀隆歎了口氣,盡管心急,卻不知道該如何幫助蘭欣。

由于貞儀格格一直未清醒過來,蘭欣姑娘成了衆矢之的,若是過兩日貞儀格格再不醒來,只怕心疼愛女的和碩怡親王會對蘭欣姑娘動刑,以求逼出「真相」!

偏偏貝勒爺似乎鐵了心,非但執意把蘭欣姑娘關在地牢裏,還聽說這兩日若問出結果來,就會讓蘭欣姑娘喝下墮胎葯!

他跟了大阿哥這麼久,自然了解貝勒爺向來心高氣傲,行事果決冷酷,但像這次對一名柔弱的姑娘如此嚴厲,卻是不曾有過的事!

『蘭欣姑娘,我聽牢頭說,這三天你沒吃半點東西。爲什麼?你懷了身孕,好歹也該爲肚子裏的孩子著想』』

『孩子要沒了……我陪孩子一起去……』蘭欣蜷著身子,抱著膝蓋,將臉埋入胳膊裏喃喃自語。

閑言,喀隆不禁心酸。

早知如此,當時在松濤別館門前,他應該當機立斷趕走蘭欣姑娘和她的妹妹,這樣蘭欣姑娘就不會認識貝勒爺,也不致落到今天這般淒慘的地步了。

喀隆慢慢站起身,不忍再看蘭欣失神的模樣,腳步沈重地走出了牢房。

就在喀隆到地牢探望蘭欣同時,貞儀格格終于清醒過來

..本章未完,請進入下一節繼續閱讀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