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言情HK > 《官人,請滾開》 > 第八章

《官人,請滾開》第八章by 金晶

這下換花兮兮無語了,因爲她是深深地理解這其中的奧妙,想當初他們第一次見面,他還懷疑她的性別,這能怪上官軒嗎?在他眼中,人人都沒區別呀,他只認她是他的娘子。

無聲地歎了口氣,花兮兮再度開口:「李姑娘……」

「姐姐,你還是喊我小倩吧。」李倩打岔道。

「誰是你姐姐!」花兮兮還沒說什麽,上官軒就一針見血,不給人留情面,他可沒忘記是誰害得花兮兮不理他的,而且還是個將花兮兮嫁給他弟弟的幫凶。

花兮兮偷偷地打量了上官軒,口無遮攔的,成事不足敗事有余,這樣下去,事情什麽時候才能結束?

「小倩,你說的那個定親,能否具體說說?」

「其實,不是我和上官大哥的親事,是我、上官大哥和那只老狐狸的親事。」李倩婉轉地解釋。

原來當年,上官軒的爹娘十分中意李倩當兒媳婦,再加上自己的兩個兒子性格都是如此古怪,怕他們找不到娘子,所以便替他們定下親。

可孩子又小,不知道爲誰定好,於是決定隨他們自己發展,反正李倩當他們的兒媳婦是當定了,不是上官軒就是墨言。

聽了以後,花兮兮不免有些疑惑,「那如果兩個人都喜歡呢?」不會兩個都嫁吧?

李倩一聽,臉都黑了一半,兩個都嫁,那她不是命中注定被整死?不要!就是因爲這樣,她才來求上官大哥的。

李倩清了清打結的喉頭:「我……嗯,姐姐你也知道,他們很獨特,我還是……」

一切盡在不言中,這其中的辛酸,花兮兮是最了解了,上官軒有些孤僻,認定了什麽就是什麽,認定她是他娘子便是打死也不放;而墨言嘛,就是一個劣根性的大少爺,確實兩個都不好相處呀,除非有較強的韌性。

「那你准備怎麽做?」花兮兮還是不懂她的動機。

「我……」

「讓墨言娶她便是了。」上官軒獨裁地道,他真的是一點也想不起來李倩這個人,還以爲她今天是來硬逼他娶她的。

現在看來,讓墨言娶她便是兩全其美的辦法,墨言有了娘子,不會沒事有事地來找他,破壞他跟小娘子的和諧,而李倩這個燙山芋自然也可以扔出去了,越想越開心的上官軒壓根沒注意到李倩一臉的慘白。

不要!打死她也不要,即便是做個老姑娘,她也不會嫁給墨言。

花兮兮是個女人,自然是知道李倩的想法,她可是被墨言狠狠整過的人。

「上官軒,我覺得不是很好欵。」花兮兮此話一出,馬上贏來了李倩感激的眼神。

「怎麽不好了?」上官軒可以不管別人怎麽想,但是小娘子的話,他是一定聽的。

「小叔子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怕委屈了小倩。」真是糟蹋了一個好姑娘。

上官軒心裏打定這個主意了,嘴上應著:「那小娘子怎麽說?」

「我現在還沒主意,待我想想。」花兮兮想著辦法,「小倩,要不你先回去,待我想出個好辦法,我再跟你說。」

「其實墨言很聽上官大哥的話,只要上官大哥一句話,他便不會娶我,那麽我跟他們之間的婚約便可取消了。」李倩一心只想跟這兩兄弟沒瓜葛。

小時候,這兩個兄弟性格古怪,大的當她不存在,小的人前當個好哥哥,人後想盡法子整著她玩,若真的隨意嫁了,她這生只怕是個噩夢。

「上官軒,你怎麽說?」雖然是上官軒的娘子,但這畢竟不是她能管的。

「你先回去吧,我會解決的。」上官軒諾道。

「真的?」李倩喜出望外,「謝謝上官大哥。」

「小倩,我有個問題想問你。」

「姐姐請說。」

「之前你爲什麽幫著墨言?」這就是花兮兮一直想不明白的地方,既然對兩兄弟都無意,爲什麽要幫墨言?

「我……他威脅我。」李倩低下頭。

花兮兮明了她不願講清楚,怕爲難一個姑娘,於是便不再追問。

李倩與花兮兮告別,繼而開開心心地離開了。

「你……」花兮兮總覺得上官軒開心得有些奇怪。

「小娘子,我這就去解決。」上官軒放開花兮兮,隨後也離開。

他到底准備怎麽解決?是要實現李倩的想法,還是他自己的想法?好像不由得有些擔心,可別弄巧成拙。

李倩走在幽靜的小路上,心裏樂得開懷,終於要擺脫墨言的魔掌了,毫無防備的她,渾然不覺後面有個黑色身影緊緊跟隨。

等到了一個人煙稀少的轉彎處,黑色身影向前一個跨步,打暈了李倩,李倩來不及呼救就暈了過去,黑色身影一把扛著李倩,駕馭著輕功往墨府方向飛去。

將李倩放在一間廂房內,黑色身影准備離去,離開的腳步頓了頓,又回頭在房內燃起了不知明的物體,然後輕輕地一躍而起,窩在屋頂上。

墨家大少爺大搖大擺地晃了進來,走進剛剛的屋子,剛開始屋子裏還靜悄悄的,過了沒多久,便傳來了男歡女愛的[shēnyín]聲。

屋頂的黑色人影似是滿足地扯了扯嘴角,終於滿意地離開了。

銀色的月光斜射下來,正好照清了黑色人影的臉龐,是一張說不上俊俏,卻又豪邁的充滿男性味道的臉。

在房裏等了好久的花兮兮,耐不住周公的召喚,准備入睡時,上官軒就回來了。

「你去哪裏了?」花兮兮迷迷糊糊地問。

「沒,快睡吧,明天我們就離開這裏。」上官軒脫掉衣服,爬上床,擁著花兮兮。

「怎麽這麽急?」

「沒事,我們明天先陪你回你的娘家,祭拜爹娘。」上官軒盤算道。

「謝謝你。」知道上官軒不願意多說,她也不多追問。

「傻娘子,快睡吧。」上官軒抱著花兮兮。

真好,從明天開始就只有他們兩個了,再也不會有人來妨礙他們了。

花兮兮是被馬車顛簸而醒,「這是哪裏?」

「馬車上。」上官軒在外面駕著馬車。

「怎麽這麽急?」花兮兮還是不懂。

「我等不及了,我想跟小娘子兩個人獨處。」上官軒大刺刺地講出心裏的想法。

「別胡說,到底是爲什麽?」花兮兮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上官軒了,哪會被他蒙騙過去。

「我……呵呵,其實我把墨言和李倩湊成一對了。」上官軒自知躲不過花兮兮的逼問,主動招供了。

「什麽叫湊成一對?」花兮兮不相信地問道。

「就是那個意思。」上官軒試著打哈哈過關。

「你用了什麽手段?」李倩不喜歡墨言,墨言又不想成親,這兩人怎麽可能在一起?不會是她想的那樣吧?

「就是那個。」上官軒繼續含糊說道。

「春葯?」花兮兮問道,只有春葯才能讓兩個互不喜歡的人乾柴烈火。

上官軒佩服小娘子的才智,點了點頭。

「你……你真的用了?」花兮兮不明白上官軒怎麽可以用這麽強烈的手段。

「嗯,不行嗎?」上官軒無知地問。

「你知不知道清白對女人而言有多重要?」

..本章未完,請進入下一節繼續閱讀..